金融改革加速-资讯 – 新国资
您目前所在位置: 资讯 > 资讯.财经 > 正文
金融改革加速
    作者:文‖上海国资记者 王     2013年08月30日 15:17
      

A PHP Error was encountered

Severity: Warning

Message: strpos() expects parameter 3 to be long, string given

Filename: helpers/page_helper.php

Line Number: 63

A PHP Error was encountered

Severity: Warning

Message: strpos() expects parameter 3 to be long, string given

Filename: helpers/page_helper.php

Line Number: 80

 

利率市场化大门突然打开。   

7月19日晚间,中国人民银行宣布,自7月20日起全面放开金融机构贷款利率管制。此次全面放开贷款利率管制的内容包括3项:取消金融机构贷款利率0.7倍的下限,由金融机构根据商业原则自主确定贷款利率水平;取消票据贴现利率管制,改变贴现利率在再贴现利率基础上加点确定的方式,由金融机构自主确定;对农村信用社贷款利率不再设立上限。

看似突然,但业内对此应已有心理预期。

6月19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有关会议谈及金融如何支持实体经济,被业界认为“表态耳目一新。”

“这次提到推进利率市场化,简洁明了,并置于首要结构调整措施中,表明高层已有意将其作为经济结构调整的重要手段,让价格在促进资源配置中发挥关键性作用。”金融专家公开表示。

7月1日,国务院办公厅公布《关于金融支持经济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的指导意见》,即已明确提出稳步推进利率市场化改革,更大程度地发挥市场在资金配置中的基础性作用。

实际上,此次贷款利率彻底放开管制之前,贷款利率市场化经历了重要的两步:先是2004年,央行放开存款利率下限管理,放开除城乡信用社外金融机构贷款利率的上限管理,允许贷款利率下浮至基准利率的0.9倍。此为首次允许贷款利率下浮。8年后的2012年,央行又两次调整金融机构人民币存贷基准利率及其浮动区间。一年期存款基准利率累计下降0.5个百分点,上浮区间扩大到基准利率的1.1倍;一年期贷款基准利率累计下降0.56个百分点,下浮区间扩大到基准利率的0.7倍。

从上述贷款利率放开的进程表来看,中国金融改革步骤小心翼翼,谨慎有加。即便现在贷款利率完全市场化,亦被普遍认为是央行寻找到了最为妥善的时点。

据统计,今年以来商业银行一般都是在基准利率的基础上上浮确定贷款利率,极少采用下浮策略。一季度央行货币政策执行报告显示,今年前3个月,利率下浮的贷款占比分别为10.62%、11.69%、11.44%,而上浮的比例分别为64.30%、63.26%和64.77%。

“现在银行间流动性趋紧,同业拆解利率较高,放开贷款下限不会引起市场太大波动。”复旦大学经济研究所所长华民对《上海国资》表示。

大智慧资讯研究中心金融行业研究员高超对此亦表赞同:“目前经济下滑、流动性紧张,市场对任何刺激政策都很敏感,贷款利率下限放开可说是负面冲击最小的。”

“央行推进利率市场化进程是一步接一步,并不希望出现大幅市场波动。目前放开贷款利率下限,一方面是因为近几年,商业银行经营稳健;另一方面,因存款利率上限未放开,在存贷利差相对稳定的情况下,商业银行不会出现大幅度业绩下降。这符合央行的节奏。” 资深金融观察家顾铭德对《上海国资》总结说。

市场更为关心的是存款利率上限放开的时间表。这是利率市场化的最后一步,亦被认为是最为艰难的一步。

 

对谁有利?

央行选择如此微妙的时点放开贷款利率管制,毁誉参半。批评声音主要针对在流动性趋紧的货币市场中放开利率下限管制,对商业银行和大中型国企仍然最为有利。

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对《上海国资》表示,因为利率下限放开之前,国企融资除了银行贷款外,还可选择通过地方政府发债。“发债的利率相当于同期利率的7折,甚至还可更低,但发债比较麻烦,需要公布很多数据,包括报表和资料,且并非立刻就可获得资金。”他认为,现在放开贷款利率下限后,央企等大型企业从银行进行融资的成本与发债的成本几乎相当,因此将会重新回到银行贷款市场。值得注意的是,银行的贷款额度是有限的,换句话说,商业银行更乐于对央企等大型企业放贷,在这些企业将贷款额度享受完之后,中小企业是没有机会的。

据《上海国资》采访,对于其短期作用,大多市场专家均评价不高。

华民亦表示,“降低利率的意图是降低资金成本,让资金进入实体经济,但并没有打破国企和民企的贷款壁垒。大中型企业或者政府项目可能由此获得利率更低的资金,小企业并不因此获得资源配置,相反可能更难。”他认为,政策需要试行一段时间,经过各方博弈,才能检测效果。

事实上,2013年第一季度,仅有11%的新增贷款利率低于基准利率,而能享受这一优惠利率的恰是实力雄厚的大型国企或隐含政府担保的项目。

但亦有不同意见。

“配置资源是没办法通过单一的货币政策就能解决的。”高超表示。他认为,资金的本质是逐利,从这一点来说,商业银行惧怕风险,将资金倾向大中型企业无可厚非。“固然大中型企业会首先从中获益,但由此社会资金成本会随之降低,从而提高金融系统的资源配置效率,中小企业由此亦可获得谈判能力。”

顾铭德对此观点亦表认同:“体制是逐渐健全的,随着利率市场化一步一步向前推进,商业银行之间的竞争能力和定价能力将受市场检验,对实体经济的服务效率将得到提高。”

从中长期来看,取消贷款利率下限可能在未来流动性充裕的时候,将对商业银行经营造成一定压力。


1/3 页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网友评论   评论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新国资观点。
 

尚无评论
尾页
下一页 
1
 上一页 
首页
发布评论   所发布评论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新国资观点。
您还没有登录不可以发布评论,请登录!
用户名:
     密码:
  
关于我们  |  招聘  |  广告业务  |  意见与反馈  |  新闻线索  |  国资内参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在线投稿
地址:上海市大木桥路588号四楼   邮编:200032   新闻热线:021-24227072   传真:021-52388980
Copyright © 2010 xinguozi.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上海国咨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沪ICP备10040253号-1  网站建设:上海派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