底特律追问-资讯 – 新国资
您目前所在位置: 资讯 > 资讯·宏观 > 正文
底特律追问
    作者:文‖上海国资记者 孙     2013年08月30日 15:18
      

A PHP Error was encountered

Severity: Warning

Message: strpos() expects parameter 3 to be long, string given

Filename: helpers/page_helper.php

Line Number: 64

 

美国汽车城底特律申请破产,是今年这个7月的大新闻之一。

虽然美国历史上有不少城镇因财政困难而被州政府接管,但拥有71万人口的底特律却是最大的一个。曾经车水马龙的城市,因何落到了破产境地?复兴还有望吗?对中国城市有何借鉴?

“对底特律的追问的更大价值,其实在于寻找中国城市负债问题解决的合适和有效路径。”相关专家对《上海国资》强调。

 

为何破产?

底特律是美国汽车工业的发源地和大本营,曾牢牢主宰美国汽车市场,福特、通用及克莱斯勒三大汽车巨头均发家于此。20世纪50年代及60年代早期,底特律是美国最繁荣和富有的城市之一,也是美国第5大城市,拥有近200万人口,民众以居住于汽车城而自豪。

然而,20世纪70年代以来,随着日、韩和欧洲汽车业的兴起,美国汽车产业江河日下,汽车城底特律逐步走向衰退,失业率不断攀升,贪污腐败严重,财政税收持续下滑。

2008年金融危机更是给了底特律致命一击:3大汽车公司裁员14万人;2009年,克莱斯勒和通用相继宣布破产。

而今,昨日黄花的底特律繁华早已不再。据媒体报道,目前底特律几乎成为一座“鬼城”:仅剩71万人,欠债180亿美元,在美国的城市排位中已快跌出前20名。到处是空关着的残破房屋、无人整修的街道,凶杀抢劫偷盗案时有发生⋯⋯美国媒体将之形容为罪恶之城、美国最悲惨的城市。

昔日的全球汽车制造中心何以沦落到如此境地?“产业结构单一是底特律破产的最主要原因。”上海大学经济学院院长沈瑶告诉《上海国资》,底特律过度依赖汽车制造,财政收入的80%来自汽车产业,但随着近年来日韩汽车产业的兴起,其市场份额越来越少,而2008年爆发的全球金融危机更是给了其以重创。

上海大学副教授、博瑞产业发展研究院院长巫景飞博士认为,底特律破产是全球汽车产业转移大背景下的一个典型现象。因汽车而兴盛,因汽车产业转移而衰败。这和国内很多资源枯竭型城市遭遇的问题本质上是一样的。“当然产业转移如果处理得好,完全能够实现转型升级进而保持城市的活力。”

 

破产是唯一出路?

在巫景飞看来,汽车产业全球转移仅是底特律破产的外因,内因则是底特律政府缺少一些战略思考合作,甚至是舞弊谋私,更进一步加剧了城市的衰败。

据媒体报道,从2005年到2012年,底特律市财政赤字日益严重。2005年突破亿元大关,为1.55亿美元;2006年上升到1.73亿美元,2008年为2.19亿美元。因其2009年赤字高达3.31亿美元,密歇根州政府插手介入调查,要求底特律市整顿财务。州政府发出通牒,如果财政赤字问题不能解决,底特律市长必须辞职。在州政府的督导下,2010年底特律市的财政赤字状况稍有好转,当年赤字降至1.55亿美元。但在2011年,财政赤字又开始回升,达到1.96亿美元;2012年重又突破了3亿美元。

除了政府财政赤字,底特律更严重的问题可能是长期债务。据媒体报道,截至7月18日,底特律市政府的应付款超过180亿美元,其中包括90亿美元无担保债务(30亿美元退休金和60亿美元保健及其他退休福利)。

底特律的问题在于,财政收入已无法按期支付债券利息,融资条件已超过其可承担的范围。按照底特律“紧急状态管理人”奥尔的说法,“从现金流的角度来看,底特律已经破产。”

市政府申请破产在美国历史上其实已出现过不止一次。如2012年加州的斯托克顿市就曾申请破产保护;遭遇同样命运的,还有2011年的罗得岛州中央瀑布市。自2008年以来,美国已有42个地方政府按照《破产法》第九章申请破产保护。

破产是底特律的唯一出路吗?在巫景飞看来,肯定不是。但通过破产,会发现新的机遇:美国的金融体系相对灵活发达,当本地的土地等资产跌无可跌之时,可能会有金融机构进入重组政府,外包部分公共服务,如警察治安等,进一步提升政府效率,提升土地价值。“我个人对底特律的汽车文化历史资源非常看好,这个城市不应该就这么消失。”

 

中国城市之鉴

过去50年,底特律的故事在发达国家已经重演了数次;而墨西哥北部城镇的命运亦表明,新兴经济体一样无法逃脱这样的魔咒。

对于中国,底特律破产意味着什么?巫景飞认为,产业是城市发展的基础,中国面临产业转移,很多城市产业转出却没有找到未来新的产业支撑,很可能会出现与底特律一样的城市衰败。武汉大学一位教授亦认为,那些依靠单一工业的城市都有可能遭受惨痛的命运,无论是煤城,钢铁城,还是铜城。“政府必须未雨绸缪,提前考虑,用有形的手引导培育新产业的出现。”巫景飞表示。

在巫景飞看来,地方政府必须要有预算的约束,不能过分放大融资杠杆,否则一旦产业转移,税源短缺,就会很快出现破产之可能。“目前很多城市负债过度,在经济危机出现的背景下,其实压力极大。”




1/2 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网友评论   评论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新国资观点。
 

尚无评论
尾页
下一页 
1
 上一页 
首页
发布评论   所发布评论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新国资观点。
您还没有登录不可以发布评论,请登录!
用户名:
     密码:
  
关于我们  |  招聘  |  广告业务  |  意见与反馈  |  新闻线索  |  国资内参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在线投稿
地址:上海市大木桥路588号四楼   邮编:200032   新闻热线:021-24227072   传真:021-52388980
Copyright © 2010 xinguozi.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上海国咨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沪ICP备10040253号-1  网站建设:上海派索